更多公告
德宏長安網
當前地址:首頁 > 反邪教專區 > 正文

【轉載】妻子在“傳福音”途中喪命

時間:2019-10-23 11:43:13  來源:反邪教之窗   責任編輯:dhzzffb  瀏覽次數:

我叫程志鵬,男,小學文化,現年64歲,是四川省雅安市漢源縣桂花鄉擺魚村農民。1975年,我與李正蓮結為夫妻,婚后育有一兒一女,兒子程小軍早年外出打工安家在了深圳,女兒程小麗1999年出嫁在雅安市天全縣。十年前,妻子受邪教人員蠱惑加入了“門徒會”,結果不僅沒給家里帶來“福報”,卻在“傳福音”的路上丟了性命。

記得那是2004年9月,妻子過完50歲生日不久,因經常出現腰部疼痛,我帶她到縣醫院檢查,診斷結果是妻子患上了腎積水病,在醫生的建議下,妻子做了腎臟造瘺術。住院的一天傍晚,我陪妻子正在醫院樓下的花壇邊散步,這時,一位40多歲的中年婦女快步朝我們走來,剛到跟前就主動招呼我和妻子說:“唉呀,謝天謝地!可算找到你們啦。”我連忙問:小妹,請問你是?”話音剛落,中年婦女自我介紹說,她叫吳仕丹,是“真耶穌教會的神主”,是按“神”的旨意專程來找我們的,還叫我們以后就叫她丹妹。我看妻子一臉茫然,便問道:“丹妹,我們又不認識你,你怎么知道我們就是你要找的人喃?”這時,丹妹小聲說:“你倆千萬別奇怪,其實李大姐生病是上天早已安排,為了拯救你們,‘三贖基督神靈’特意派我來給你們‘傳福音’。”我一聽,有些郁悶地說:“丹妹,你就別取笑我們了,我妻子才做過手術,又是打針、又是吃藥,都花了好幾大佰人民幣了,哪來啥子福音喲?”丹妹堅定地說:“程大哥!你別生氣,從現在起,你們家‘福報’就來了,但必須聽我的,離開醫院,加入門徒會,成為門徒會教會的信徒,我給李大姐‘禱告禱告’,要不了幾天她的病就自然好了,根本用不著在這里花冤枉錢、活受罪。”聽到這,妻子激動地說:“丹妹,你說的可是真話,不花錢就能治好我的病?”這時,只見丹妹從她的衣服包里掏出一個封面印著“見證”字樣的小本子,一邊翻一邊說:“李大姐,程大哥,你們看嘛,這上面記得清清楚楚,龍背上的張木匝‘禱告’治好了腳抽筋;下家灣的火二娃‘禱告’治好了手顫抖;新屋嘴的黃婆婆‘禱告’治好了老眼花;新廟子的朱大富‘禱告’治好了肝浮水……”還沒等丹妹說完,妻子小聲對我說:“鵬哥,你看這丹妹說的有板有眼,莫非世上真有啥子神靈?要不咱們也信一回,反正也不花錢?”我回答妻子說:“以前倒是聽父輩們說過‘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’,既然你覺得可信,那就先試試吧,如果不行我們再想辦法。”就這樣,我帶著妻子悄悄離開了醫院。

回到家,在丹妹的指點下,我將一塊白布上用紅顏色印上“十”字架(后來才知道是門徒會的得勝旗)掛在了堂屋的正墻中間,并在神龕上點燃三柱香。接著,丹妹叫我妻子跟著她面對“十”字架開始跪拜。過了一會兒,丹妹信誓旦旦地我說:“程大哥,從現在起,李大姐就是門徒會的成員了,從今往后,‘神靈’就會在天上保佑她,你們家也不會再有災難了,就算有什么意外,那也是‘神’對你們的考驗。”我急切地問:“丹妹,那我妻子的病啥時能好呢?”丹妹說:“你就放心吧,只要她一心一意信奉‘三贖’,誠心誠意堅持‘禱告’,‘神靈’就會賜予平安,李大姐的病就會自然痊愈。”聽丹妹這么說,妻子連聲答應:“丹妹!丹妹!你真是我們家的“活菩薩”,以后我啥都聽你的!”

臨走時,丹妹還送給妻子《慈祥的母愛》和《閃光的靈程》兩本書,并再三叮囑說這是“經書”,一定要抓緊時間,認真閱讀,仔細揣摩,爭取早日成為門徒會的忠實信徒。還說,她過段時間再來點撥點撥。

丹妹剛一走,妻子就迫不及待地手捧“經書”,認認真真地開始翻看,我對妻子說:“正蓮呀!咱們家有那么多農活得做,從現在起你就在家專心看書吧,地里的活有我干哈!”妻子抬起頭,有些傷感地說:“鵬哥!自從兒女們成家后,這個家的重活都是你一人在做,現在我身體又出了問題,真是難為你了呵。”從那時起,妻子不是在家看書、“禱告”,就是面對墻上的“十”字架不停地跪拜,連一日三餐的飯也很少做。

說來也奇怪,兩個月后,妻子說她的腰不痛了、做過手術的傷口也好了,而且我也覺得,自己這段時間雖然累了點,但家里家外都很順暢。對此,我和妻子認為這是門徒會“保佑”的結果。于是,我叫妻子以后要更加用心看書,妻子也說一定會對門徒會更加虔誠,誠心“念經”,堅持“禱告”,爭取早日成為門徒會的忠誠信徒,得到“神靈”賜福的“生命糧”和“生命水”。我當時不明白妻子說的話,正想問什么是生命糧、生命水,這時門外傳來了丹妹的聲音:“李大姐,你的悟性還不錯喲,我看你再下點功夫,就能擔起‘執事’的重任了。”妻子回答說:“丹妹,你放心!我曉得‘世界末日’越來越近了,地球就要爆炸了,到時會出現大饑荒,死掉很多人,我一定加倍用功,努力提高‘功力’和‘層級’,爭取到時能升到天堂,享受榮華富貴。”妻子話音剛落,丹妹指著我說:“程大哥,你看你家媳婦說得多好,你也趕快加入門徒會吧,不然災難降臨時,老天爺都沒法救你?”聽到這里,我一下毛骨悚然,連忙問:“你們莫嚇我喲,如果地球真爆炸了,恐怕到哪里都不太安全喲?”丹妹說:“程大哥,實話告訴你吧,只有門徒會的信徒才能消災避難,逢兇化吉。”妻子跟著說:“鵬哥,我們沒有騙你,‘經書’中也是這么說的,如果不加入門徒會,到時就會被打入‘十八層地獄’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我看你還是考慮考慮盡快入會吧!”接著,丹妹又對妻子說:“李大姐,為了增加‘功力’、提升‘層級’,你除了誦讀‘經文’和堅持‘禱告’,還得多走出去‘傳福音’、‘講見證’、‘開新工’,我今天就是來帶你出去的。”妻子回答說:“丹妹,其實我早就有這樣的打算了。”說完,丹妹拉著妻子的手就往屋外走,我正要勸她們天都黑了,明天再去時,她倆的背影已消失在了夜色里……

2005年2月8日是大年三十,這天下午,我正在廚房里準備年夜飯,突然聽見屋外傳來女兒小麗的喊聲:“爸!媽!我回家陪您們過年來了”,話音剛落,女兒已進到堂屋。當她看到妻子頭裹白布,赤腳跪在堂屋中間,嘴里不停地自言自語,小麗大聲喊:“爸爸,您快來看看,我媽這是怎么啦,大冷的天氣跪在地上?”我跑過去后,只見女兒伸出手準備拉起地上的妻子,就在這時,妻子突然轉過頭,對著女兒罵道:“麗娃子(女兒小名),你是哪里冒出來的喃?快一邊去,別在這里影響老娘‘念經’。”女兒委屈地說:“媽!您有什么事快起來說嘛,地上冷得很,小心著涼生病。”妻子生氣地說:“你不曉得我是‘神’的人唆?有‘神主’保佑,有‘神靈’護身,老娘不會生病,即使生了病,也是‘神靈’對我的考驗,只有‘神’才能醫治,你們都別搗亂了,再來打擾我,我就跟你們斷絕關系!”看到妻子這樣,我把女兒叫到廚房告訴了她這幾個月里發生的事情,當她知道這幾個月以來家里發生的事情以后,女兒不停地責怪我不該相信丹妹的歪理邪說,更不該讓妻子加入門徒會。還說門徒會是邪教,已被國家取締快十年了。聽女兒這么說,我腦海里出現了妻子加入門徒會后,性格越來越怪、脾氣越來越壞、說話越來越不靠譜的情景。女兒看我滿臉無奈,安慰我說:“爸爸,您和媽媽都是有點文化的人,但媽媽向來就愛信迷信,她一定是被那個丹妹洗了腦才迷了心竅,所以你別太自責,如果實在勸不住她,你多留意點就是了,等下半年哥哥回來一定有辦法。”

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日子里,妻子不是在家“禱告”、“念經”,就是跟著丹妹早出晚歸地到處“傳福音”、“講見證”,有時一去十天半月都不見人影。看到妻子如此癡迷,我不知多少次勸她說年齡一天天大了,加上去年生病動過手術,再東奔西跑,當心身體吃不消(四川方言,即受不了)。可妻子不但不聽,還和我鬧別扭,甚至神經兮兮地念叨:“入了門徒會,大難臨頭準保命。緊跟神主走,吃穿住行啥都有。破家消偶像,忠實信徒滅邪靈。跪拜得勝旗,功力層級齊飛躍。信奉三贖神,貢獻慈惠得修行。早晚勤念經,身強體健無病生。隨時做禱告,投身天國永福報。護守極樂門,泱泱信徒升天庭……”唉!聽到妻子這些荒廢言論,我真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日子,在我的焦急和擔心中艱難地過著,然而,最讓人痛心的事還是發生了。

2005年9月14日晚飯后,妻子神神秘秘地對我說:“鵬哥,中秋節快到了,這幾天正是‘開新工’的好時機,我得抓緊出去‘傳福音’。”我勸妻子說:“正蓮呀!前兩天才下過雨,現在又是晚上,外面黑里巴撒哩(當地土話,天太黑看不見的意思),為了你的安全,就別去了。”妻子埋怨我說:“你這挨千刀的,少管我的事,我是門徒會的忠實信徒,有責任和義務挑起‘開新工’的大梁。更何況我有‘神靈’附體、‘神主’保佑,會出啥子事喃?再敢胡說八道,我就給你念‘咒語’。”說完,妻子手提塑料袋,急匆匆地出了門。第二天清晨,我還在睡覺,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在大聲喊我:“志鵬,志鵬,趕快起來,出大事了。”我連忙翻身下床,跑出去一看,原來是山下的羊大叔,我問羊大叔怎么啦?羊大叔抓住我的手,慌慌張張地說:“天剛蒙蒙亮,我和你羊二叔去杉樹嶺吃酒席,路過松林溝時發現你妻子被山上的滾石給砸死了,你二叔還在現場,你快點跟我走。”聽了羊大叔的話,我腦子里一片空白,回過神來后,羊大叔正拉著我的手,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山下跑。趕到現場時,眼前的情景把我驚呆了:妻子仰躺在一塊巨石邊的草坪上,睜著一雙大眼睛,頭部旁邊凝固著一灘血,身體周圍還有散落了一地的門徒會宣傳資料。她全身冰涼,四肢僵硬,我當時只覺眼前一花,暈了過去……

如今,十余年過去了,我可憐的妻子曾經那般效忠門徒會,結果卻慘死在了“傳福音”的路上。真希望我這喪妻之痛的經歷,能警醒那些仍在癡迷門徒會的人啊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(責任編輯:君歡)

政法風采
政法要聞
山东23选五开奖走势图